今天是:        国务院法制办| 浙江省人民政府| 浙江政务服务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府法制  >  法制研究
一则大米抽检不合格案例的违法行为定性之思考
来源:柯桥区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2日 浏览次数: 字号:【 分享到:

《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2015年修订)中,处罚额度起点根据违法性质恶劣程度进行了差异化设置。食品违法行为查处时,伴随违则罚则定性适用的变化和不同,后续处置进而产生悬殊对比。笔者结合一则大米抽检不合格案例,对不合格项目的违法行为定性作一浅要分析。

一、案情简介

2016年4月,根据群众举报,绍兴市柯桥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依法对辖区某超市在售某品牌大米(净含量:10kg、生产日期:2016/03/17)进行抽样送检,该大米包装标注信息包括“食品名称:优质粳米,质量等级:一级,产品执行标准:GB1354”,检验项目为“不完善粒,垩白利率,其中:小碎米,碎米总量,杂质最大限量总量”,以上项目为GB1354-2009《大米》优质粳米定等指标部分内容。经检验,垩白粒率实测结果为69.0%,优质粳米一级技术要求为≤10.0%,所检项目中垩白粒率不符合GB1354-2009《大米》要求,按标准判定为不合格。当事人对此结论无异议,不要求复检。

二、案件争议

在案件调查取证推进中,产生以下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垩白粒率作为优质粳米定等指标,当事人经销大米实测结果达不到优质粳米一级指标要求,当事人上述行为按照《产品质量法》第三十九条“销售者销售产品,不得掺杂、掺假,不得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不得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定性为“以次充好”较为妥切,并依据该法第五十条规定给予处罚。

第二种意见认为,检验结果为垩白粒率单项结论不合格,该检验项目与《食品安全法》(2015年修订)第三十四条第(一)至第(十二)项的违法情形列举项不符,但当事人上述行为可按该法第三十四条第(十三)项“禁止生产经营下列食品、食品添加剂、食品相关产品:(十三)其他不符合法律、法规或者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食品添加剂、食品相关产品。”的兜底条款予以定性,并依据该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二款“除前款和本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百二十五条规定的情形外,生产经营不符合法律、法规或者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食品添加剂的,依照前款规定给予处罚。”关于法律责任的兜底条款给予处罚。

第三种意见认为,当事人经销大米垩白粒率实测结果为69.0%,优质粳米三级(最低级)技术要求为≤30.0%,根据GB1354-2009《大米》强制性条款7.5.3判定规则,涉案大米食用品质可判定为粳米。同时,垩白粒率作为优质粳米定等指标,并非GB1354-2009《大米》强制性指标。当事人上述行为应按照《食品安全法》(2015年修订)第七十一条第一款“食品和食品添加剂的标签、说明书,不得含有虚假内容,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生产经营者对其提供的标签、说明书的内容负责。”、第三款“食品和食品添加剂与其标签、说明书的内容不符的,不得上市销售。”定性为食品与其标签内容不符,并依据该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和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并可以没收用于违法生产经营的工具、设备、原料等物品;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五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二)生产经营无标签的预包装食品、食品添加剂或者标签、说明书不符合本法规定的食品、食品添加剂;”给予处罚。

三、案件背景

1.新旧法律的差异对比。《食品安全法》修订前后相比,违则界定范围不同,后续处理不同。与修订前对应,新法第三十四条第(十三)项界定范围由“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或者要求”调整为“不符合法律、法规或者食品安全标准”,后者更为严谨且内涵缩小。对上述兜底性条款违则,修订前无罚则,而是通过《流通环节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等部门规章形式作了补充性规定,处罚额度起点2000元保持整体一致;新法则对应设置了兜底条款罚则,处罚额度起点5万元。新法罚则按照违法行为定性不同,处罚额度起点分别设置10万元、5万元、5千元三种幅度,新法第七十一条关于标签、说明书的真实性要求之对应行政责任涵盖于5千元处罚幅度条款。

2.判定依据的定性问题。检验报告审核分析时,务必厘清判定依据,是属于强制执行层次,还是企业明示执行层次,既区分判定标准,又要区分判定项目。在强制标准鉴别上,《标准化法》第七条做了详细界定。《食品安全法》(2015年修订)第二十五条明确“食品安全标准是强制执行的标准。除食品安全标准外,不得制定其他食品强制性标准。”就具体标准而言,又存在“全文强制”与“条文强制”之分,具体表现为强制性标准与推荐性标准、强制性条款与推荐性条款、强制性指标与推荐性指标。GB1354-2009前言第一段指出,“本标准第5章表1、表2中黄粒米、矿物质、色泽、气味为强制性指标。5.3.3、7.5、第8章、第9章为强制性条款,其余部分为推荐性条款。”

3.检验结论的解读适用。不合格产品检验结论的常见样本为:“经检验,所检项目中XX项目不符合XX标准要求,判定为不合格。”系总结性陈述。从字面直观解读,《产品质量法》关于“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的条款可以一网打尽,食品抽检案件的违法情形列举不外如是,但作为立法本意也是时代要求,精细化监管思路一路同行。追溯国家标准发展变化,立足守住强制性的底线要求,其余交予市场和消费者评判。本案中,GB1354-2009相比旧版,则由“全文强制”改为“条文强制”。强制性标准是强制性要求,推荐性标准、企业标准则立足诚信守诺原则,选用即执行。如上,不合格项目的违法定性与具体标准、条款休戚相关,必须把脉对症,准确把握法律之间、法条运用上的逻辑和差异。

四、案例评析

在执法监管中,必须摒弃简单化思维,以次充好不能包打天下;好用管用不代表合乎法理。在本案的违法行为定性及处罚上,笔者赞成第三种意见。理由为:

1.检验结论不是终点。涉案大米垩白粒率实测结果为69.0%,按照GB1354-2009《大米》判定规则食用品质可判定为粳米,而非优质粳米。该项目作为定等指标与该产品标识“优质粳米一级”具有对应关系,构成“虚标等级”违法情形,同时该指标不作为强制性指标,完全符合“食品和食品添加剂的标签、说明书,不得含有虚假内容”规制范畴。

2.食品安全标准是强制性标准。“推荐性标准、企业标准、通知、通告等不得作为判定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依据。”引用自北京市食药局《食品类相关案件处理指导意见(一)》,作为对新《食品安全法》第二十五条的进一步理解,笔者同意此观点,并且在产品执行标准是否为食品安全标准的审查鉴别上应精确逐级指向至强制性标准、强制性条款、强制性指标,最大限度还原立法本意。

3.兜底法是最后法律屏障。在违法定性上,应遵循特殊法优于一般法、后法优于前法及法的效力等级原则准确适用法律法规,在一般条款与兜底条款的适用上把脉对症,严于逻辑,合乎法理。食品是否属于《产品质量法》的调整范围,各地各部门目前存在理解差异,权威层次亦没有出台明确意见。但兜底法律、条款具体应用的模糊性、不确定性直接关联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的不可控性,经办人员务必慎用、少用、做到科学、合理、明确。(作者系柯桥区市场监管局许广友,柯桥区法制办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