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国务院法制办| 浙江省人民政府| 浙江政务服务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府法制  >  法制研究
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中利用数码照片取证问题的分析与探讨
来源:温岭市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06日 浏览次数: 字号:【 分享到:

《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提出,要建立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制度。浙江省政府也对建立健全该制度提出了相应要求。2016年,省法制办制定了《浙江省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工作办法(试行)》,省政府办公厅予以转发,并要求贯彻落实。因此,贯彻落实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工作,既是法治政府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行政执法机关防范执法风险的重要手段。

随着现代数码技术的日趋完善,数码相机在行政执法过程中的应用越来越受到广大行政执法人员的青睐。作为一种便捷、高效的影像记录载体,数码照片已被大量用于对违法事实、违法物品现状的固定。然而,照片只是对涉案物品(包括食品、产品、商品,下同)和场景的如实记录,一旦拍摄取证方式不当,就会导致证据之间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带来执法风险。为此,笔者结合《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工作办法(试行)》,从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中数码照片的重要性、目前执法中存在的短板、行政执法应拍摄的内容和要求以及提高数码摄影技术固定证据效力等四个方面,探讨市场监管部门在行政执法中利用数码照片取证的重要性及如何规范取证等问题,这对于推进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工作,实现行政执法全程留痕、可追溯,促进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中数码照片的重要性

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是指行政执法机关在行政执法整个过程中,形成行政执法文书(含电子数据)等文字记录和拍照、录音、录像、视频监控等音像记录的活动。据此,除必要的文字记录外,对现场检查、随机抽查、抽样取证、行政强制等容易引发争议的行政执法过程,应当进行音像记录。其中利用数码相机拍摄的影像记录,已成为广大行政执法人员调查取证的常规武器,既可以更翔实地记录现场执法的过程和现场的具体情况,又可以弥补文字记录不直观的不足之外,更可以为其提供合法有效的补强证据。

(一)数码照片的证据资格与证据价值

2015年实施的《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三条规定,证据包括:(1)书证;(2)物证;(3)视听资料;(4)电子数据;(5)证人证言;(6)当事人的陈述;(7)鉴定意见;(8)勘验笔录、现场笔录。以上证据经法庭审查属实,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

根据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行政诉讼证据规定》)第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计算机数据或者录音、录像等视听资料的,应当符合下列要求:

(1)提供有关资料的原始载体。提供原始载体确有困难的,可以提供复制件;

(2)注明制作方法、制作时间、制作人和证明对象等;

(3)声音资料应当附有该声音内容的文字记录。

由此可见,作为法定证据之一的视听资料,因其具有其他类型证据所不具备的可修改性,所以法律、司法解释明确规定,提供计算机数据或者录音、录像等视听资料作为证据的,必须提供该资料的原始载体或者原始载体的复制体,目的在于,通过确定原始载体的真实性来保证资料本身的原始性和真实性。而数码照片作为证据时,其获取手段和要求,可依照上述法律、司法解释对于视听资料的证据规则进行操作,并应当充分注意到该种可修改性可能带来的不利后果——通常不具有独立的直接证明效力,需要与其他证据结合才能证明案件事实,只有这样理解,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数码照片所固定的内容的真实性获得法律上的认可,从而保障数码照片作为证据的法律效力真正得以实现。

那么,是不是因为数码照片具备了与视听资料相似的性质,就可以将它的证据类型归类为视听资料呢?答案是否定的。依据法律规定,照片只能是书证或物证的一种,不能成为其他类型证据的载体。而鉴于数码照片的双重性质,笔者认为可将数码照片的证据类型归类为:具有视听资料特性的物证或书证。这样既符合数码照片的照片性质,又兼顾其所具有的特殊的可修改性。

(二)如何保证数码照片证据证明力

根据《行政诉讼证据规定》的有关规定,作为认定违法事实的证据,必须同时具备三个特性:

(1)真实性。证据的真实性,是指证据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只有经查证属实的,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否则,只能属于证据材料。

(2)关联性。证据所证明的事实必须与待证案件事实有内在的联系,即直接或间接地证明案件事实形成的条件、发生的原因或案件事实的后果。

(3)合法性。是指对证据必须依法加以收集和运用,证据的合法性是证据真实性和相关性的重要保证,也是证据具有法律效力的重要条件,主要包括以下内容:①证据主体的合法性;②证据形式的合法性;③证据获取的合法性;④证据程序的合法性。

因此,不论何种证据,只有同时具备证据力和证明力,才能成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数码照片要作为有效证据在行政检查中使用,就应当在采集和制作上符合法定要求。为此,要注意以下四个问题:

(1)拍摄主体要合法。要有两名以上的执法人员在场情况下进行拍摄,并对拍摄的数码照片进行制作说明,内容包括时间、地点、照片内容、制作人等情况。

(2)拍摄手段要合法。禁止采用非法手段以及侵害他人隐私权方式取得。

(3)拍摄内容要真实。数码照片反映的内容要能与现场笔录、询问调查笔录等证据一一对应,特别是现场笔录中记载的时间应当与数码照片反映的时间一致。

(4)拍摄形式要规范。数码照片一定要有当事人的签字确认,如因故未能及时确认的,应当在日后制作的询问笔录、证据卷页中予以追认并加以说明;并必须保存储存数码照片的原始载体,确保数码照片作为证据的真实性。

二、当前执法工作中存在的短板

当前,三局合并后,执法人员的执法思维、执法习惯、知识结构等方面各不相同,以致于在执法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调查能力、取证水平参差不齐,粗略分析,在软件硬件、内因外因诸方面存在一定短板。

(一)专业知识培训不够。现在对执法办案人员的培训往往集中于法律法规知识的培训,而缺少对证据采集、固定的培训,特别是数码器材使用的专门培训。结合执法实践,数码照片拍摄、制作人员应当符合必要的主体要件,包括执法资格和对数字图像技术操作的能力资格。也就是说,作为证据的数码照片的制作主体除了符合法定要求外,还要具备一定的熟悉、操作数字图像技术及其设备的能力。因此,需要加强上述专业知识的培训力度,满足不断变化的执法实践需求;结合规范化执法办案区建设,建立严格的工作场所管理制度,防范人为干扰所导致的数字信息缺损。

(二)证据要件掌握不深。证明力是对证据的实质性要求,是衡量证据“可靠性”的关键。在执法实践中,因证据不足而被退卷补正甚至于被提起复议诉讼的现象时有发生。主要表现为现场拍摄取证的方式、方法不对,致使证据之间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如现场拍摄的违法物品数量与当事人的陈述矛盾、抽样基数与抽样工作单记载不一、物品本身的标价与提取的旁证冲突、物品标签模糊不清难以辨认等等。此外,基层所配备的打印机基本上以黑白为主,以普通打印纸打印,因此,作为证据的数码照片打印后可能会遗漏一些细节。

(三)执法设备更新不快。以笔者所在的单位为例,据不完全统计,全系统共配置执法记录仪142台,照相机75台和摄像机14台,除执法记录仪为新添置外,原来配置的照相机和摄像机普遍存在设备老化的问题,基本上都是七、八年甚至十多年前的产品,像素的清晰度和分辨率都不如现在新出的手机。然而,手机需要在现场光线等各种拍摄条件很好的情况下,才能获得清晰的数码照片。实际上,很多案发现场都是在昏暗的室内,并且手机的对焦也常常跟不上突发的执法瞬间,单反相机的配置刻不容缓。

三、执法现场应拍摄的内容和要求

现场拍摄照片要遵循一定的顺序和步骤,应从整体到局部,由远及近,由大到小,由外到内,步步推进,层层展开,全方位、多角度地记录下现场状况,这样便于案件核审、案卷评查、执法监督、评议考核等相关人员,通过数码照片证据能够清楚了解客观事实,理清阅卷思路,正确判断和认定证据。

(一)对被检查场所具体方位的拍摄。要以整个现场状况和周边环境为拍摄对象,反映被检查场所所处的位置及其与周围环境之间的关系。取景构图上,将整个现场门头的门牌号码、牌匾字号、户外广告及店堂广告等一起拍下,如果没有门牌号,要将能显示现场位置的永久性标志物安排在照片的显著位置,使人们对被检查现场所处的地理环境有个准确的定位和把握。

(二)对被检查物品具体情况的拍摄。要突出反映现场物品整体的概况和发现的涉嫌违法行为,如物品的摆放位置、摆放方式、商品包装形式、规格型号、生产日期或批号和现场提取的标识、实物等。同时,要更加注重现场的账本、合同、协议、说明书、标价签、产品数量和标牌等细节的拍摄:如食品类案件,对食品标签和说明书应当拍摄完整、清楚,特别是生产日期、保质期、生产者、产品标准代号等主要事项应当容易辨识;如商标类案件,对商标侵权物品应当拍摄侵权物品上的前后左右的标识及其包装物上的标注情况等;如抽检类案件,对抽样检测中的现场物品抽检基数、抽检样品、标价等要尽量多角度的拍摄,防止一旦检测结果为不合格后,当事人以现场数量与事实不符为借口进行抵赖、狡辩。

(三)对现场执法过程和情况的拍摄。要对现场执法过程进行拍摄,如对当事人或其负责人或管理人员现场陪同检查情况,在现场笔录、送达回证等执法文书上签字确认、邀请第三人到场见证等情景进行拍摄。

在此,要强调指出,制作现场照片应当注意以下几点:一是讲究同步。现场检查的目的是为了查明案件的事实,是行政执法的一个环节,因此,影像记录要与现场检查的文字记录同步进行,应当在现场笔录的结尾处补充一句“以上现场情况,执法人员已同时拍摄照片”。二是讲究质量。现场拍摄的场所、物品要完整、清楚,标签、标识要显著、清晰,严禁证据卷页上多物一照,防止出现模糊不清、难以辨认,坚决杜绝摆拍。三是讲究数量。鉴于现场状况是动态的情形,检查时应尽量多拍为好,否则,因时过境迁难以补拍,容易造成被动。一般情况下,每起案件的现场检查、现场抽检的照片原则上不少于8张。

四、提高影像记录固定证据效力的相关对策

(一)加大投入,配置先进数码影像设备。在实际工作中,要结合执法规范化建设,加大经费投入,配置先进设备,对单反相机、处理图像的计算机的硬件性能指标、使用软件、打印机的分辨率、打印纸都应该制订具体的配置标准。此外,对数码照片证据进行复制、粘贴、插入的主体,必须是执法人员且是在具有技术专业知识人员指导下的执法人员,只有他们提供的反映现场原貌的数码照片才能作为证据使用。因此,应加强执法人员的专业培训,使他们熟练掌握与之相匹配的先进数码设备功能,不断提高执法技能和素质。

(二)规范程序,制订数码影像采集规程。一般而言,数码照片从记录到作为证据提交需经历三个环节,一是数码照片的拍摄,即数字影像的原始记录环节;二是数码照片的复制,即数字影像的数据复制、粘贴、插入等环节;三是数码照片的提交,即数字影像的数据交付环节。因此,数码照片的证据保全可以从这三个环节加以研究。同时,关于保全所采用的办法,可以是规范层面的即程序保全,也可以是技术层面的即技术保全。程序的魅力在于其规范性和强制性,而且各种形式的标准操作规程是保证证据处理一致性的关键组成部分;技术保全则可以增强证据本身的说服力和可靠性,利用适当的工具将数字证据与原始副本进行比较,可以很容易确定数字证据是否被修改或篡改过。

(三)公正执法,推广行政执法记录仪。执法记录仪是一种具有同步录音录像功能的便携式执法取证设备,对及时收集、固定证据,记录各类事件现场处置情况,实现公正执法、文明执纪,保护执法人员和当事人合法权益,保障执法人员依法履行职责,促进提高执法水平,监督执法行为提供了重要保障。因此,可以在拍摄数码照片的过程中,推广和使用执法记录仪记录,达到锁定目标、固定证据的目的。

(四)严格管理,加强证据材料后续保管。证据的保全也是证据收集的一个重要环节。证据保全即证据的固定和保管,是指用一定的形式将证据固定下来加以妥善保管,以便执法人员或律师分析、认定案件事实时使用。影像记录制作完成后,应即刻对记录在专用存储器中的原始图像数据进行定期备份,如刻成光盘,并标明案号、当事人姓名或者名称、承办人姓名等信息。复制的照片资料也要和原始照片一起刻盘保存。要刻两张盘,一盘是母盘,作为永久档案保存,一盘为备份盘。光盘要由记录人员、相关领导以及保管人签署名字、日期和背书相关信息后封存,和案卷一起存档。(作者:温岭市市场监管局 陈沧海 叶婷婷,温岭市法制办选送)


(本文仅供研究交流,不代表本办观点)